2005/10/24

失之交臂的猜不透

兩通電話 左右了今天我的情緒

一通是為了終結從開學持續到現在 有點空洞的待業生活
下定決心回到烘焙者 撿起店裡曾經被我拋棄的木製攪拌棒
如果我是一匹馬 店裡就是一片褐色的回頭草 雖然洋溢著香味

當我透過電話告訴May大姐 [可能要請你收留我了...]
頓時間出現一點卑微成分 雖然不多
而我放棄了之前所說的堅持
不想回到以前的店裡 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軟弱
不想養成逃避適應新環境的壞習慣 想給自己一個新的人際關係
所以像無業遊民的我四處找徵人廣告 連海邊的卡夫卡都去了 面對阿凱而兀自臉紅
最後 我在去紅館應徵的一個禮拜過後 仍然沒有回音
決定正式宣告自己開拓新生活的挑戰失敗 用一通電話 一點卑微
換取一個對我而言 是輕鬆但難有長進的工作

後來 回到宿舍反覆聽著構陷的三拍
突然一陣震天尬響的電磁波 撞擊喇叭發出的噪音
是我難得響起的手機

第二通電話 認不得的號碼和認不得的聲音 有點溫柔
她問我是不是到紅館留過資料
聽到這句話 我突然明白這通電話是為了幾個小時前我放棄的堅持而來
但是 當下的我已經無力回天
於是我告訴她 剛好在今天找到工作了 用一種自己不太能形容的情緒和口吻
然後 掛了電話 坐在寢室不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上
遏制不住心裡越來越強烈的不滿 大吼大叫

因為我不懂耶
為什麼這種失之交臂的感覺又再度來襲
在暑假實習的時候 自己找不到一間收留實習生的公司
所以跟著哈比到了蔡岳勳那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 某天在沉悶的辦公室接到一通手機 也是不明號碼和不明聲音
他說 我是張作驥電影工作室 是不是曾經寄過想實習的email?
當下幾乎傻眼只能說 是 但是我已經找到實習公司了 同樣的無奈

如果我再晚幾個小時放棄掙扎
如果我再晚幾個小時決定撥出那個號碼
如果我再多給自己一些等待的勇氣
可能今天戲劇性的失之交臂不會再重演
可能我也不會因為猜不透而演出十秒落淚的老戲碼

她們都說 這是天意
的確 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 烘焙者或紅館哪個是絕對的好 到哪裡是絕對不好

可能只是我猜不透
和一點點被所謂"天意"玩弄的不甘心作祟...

1 Comments:

Blogger happier said...

後來我發現
真的無所謂好與不好
回去對現在的我而言
是一種救贖也說不定

10/31/2005 11:16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