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8

手指頭的加西莫多

以前常常會說,「少一塊肉又不會怎樣」的話,
直到今天才知道,當你真的少了一塊肉,那種感覺是很奇妙的。

右手中指被大陸製造的黑心雨傘狠狠削掉一塊三角形的缺口,
當下的痛覺在看到血滲出才開始延展,
而發現手指的空洞也是在擦掉傷口的血之後才發現,
原來少了一塊肉這件事在視覺上的刺激比痛覺還大。

聽說肉是不會再長出來的,只會長出像疤痕的角質層,
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
如果缺口復原不了、中指的形狀回不到原來的樣子,
那我的右手就變成手指界的加西莫多了,只是不需要敲聖母院的鐘。

其實那時候還能開玩笑的看看地上,問milk說,我的肉呢?
以為自己是掉牙齒...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