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4

拾參+螺絲釘+Tank in the wall

the wall對我而言果然還是個壓力,雖然有慢慢不害怕的趨勢。

在意料之外,出場的竟然有小淨學姊非常想看的拾參,更意外的是,不曉得幾首歌之後uru才提醒我,那個穿著非常飄逸有佛感的貝斯手,竟然是絲襪小姐的dudu。這才想到,剛剛不敢直視的短髮小龜出現在這街裡...

我想螺絲釘雖然算是龐克團,但是看了「異世界」mv,實在非常認為他們不能真的穿上龐克風,金屬皮衣黑色系,簡而言之就是不夠陽光。我承認我只熟悉螺絲釘的舊專輯,新專輯裡的歌今天幾乎難以融入,心裡還偷偷期望「至少唱個Mr.Happy吧...」給我一點舊螺絲。

Tank會在the wall出現本身是一個妙字,我曾經幫他想過解套的方法,就是自彈自唱來一段unplugged,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他帶了一組樂手,還有一個合聲伴唱帶吧我想。所以我大部分的時間在喝手上那杯藍色色素很高的酒,想說醉了也好。

從來沒有一次到the wall看表演是站在舞台最前頭,尤其播完銀太陽可愛mv之後拉起幕,第一set是拾參時,我發現周圍疑似Tank歌迷都自動往後退了一大步,沿著舞台最中間往兩旁延伸形成了一道圓弧狀的無人缺口,看似大學生的教室座位密度分布圖。我站在很接近舞台和表演者的第一排,近到能看清楚主唱眼睫毛長度的距離,竟然非常不習慣沒有人影阻礙視線的感覺,大概都是蘇打綠造成的壞習慣吧,然後我也退了一大步,因為The wall音響的關係。

最後一個小感想,藍色夏威夷這個調酒酒精味很重,但是不用吸管直接喝的時候,才能喝出甜甜的鳳梨味,和喝下讓嘴唇變色的藍色色素。所以我就這樣喝光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