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4

搖滾教室演唱會後:rock in school

其實這場不是我的跨屆同學會
在聽到青峰祭出《我的未來不是夢》之後
對我而言幾乎就到了尾聲
到了可以馬上離開
想保留住帶著一點眼淚吼出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心情的地步
吳青峰老師一席話
要我們有相信夢想的勇氣 愛那個現在的自己 相信也許正在懷疑的自己
然後我在台下仰著頭 點了點
因為眼淚快要流下來了
「是的青峰老師」

一起前往的附中校友心怡遮遮掩掩自己制服上的學號
因為現在在學校活動的學弟妹都是200班以後的
看所有表演樂團報班號
台下有青峰班的不知道怎麼來的班牌
台上也有強辯鼓手拆下的班牌
這種是附中人才能有的回憶所以我其實尬不上腳
但是表演進行的途中
我的腦海中時而浮現
那一件可能被我不小心丟掉的班服
飄下葉子的雨豆樹
屏女沒附中廣闊的操場
那些老師們的臉閃過眼前
還思考著一些年代久遠而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屏女校慶是哪時候?」
「那我的白衣黑裙呢?給人了嗎?」
「我的學號究竟是幾號?920700之類的嗎?
「哪天回家的時候,回學校看看吧」我心想。

仔細想想
這場演唱會我不是真的為了哪個團而去
我已經有一陣子沒有打著「我是某某歌迷」的名號了
心情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過後來發現 偶爾來看看那些以前追過的團也是不錯的一件事情
就像你畢業很久以後 某一天回學校去看看一樣

我一直很介意夢露樂團便成阿霈樂團
不過已經木已成舟很久了
現在更令我介意的是 阿霈唱的《six》到底指的是哪個six?
即使百思不解 看到阿霈唱《藍色》
高亢的飆著 想飆進藍色大門天空
我還有些許欣慰的
至少還有這個我能跟著和

強辯似乎是最不進入狀況的團
把現場當成他們的演唱會在辦
聽到《存在》這首歌我居然可以跟著唱這件事
也讓我無法不承認以前曾是他們歌迷的事實
看著強辯的黃牛
「你有沒有進步一點哪」在心裡對他OS
但是就小花唱的音都比他準來判斷
還是把黃牛換掉
以及不要再打五月天牌了

強辯才會紅吧

我很容易面對五月天然後陷入是不是歌迷的掙扎
但是這次暌違已久看到他們
唱著前三張專輯的歌 彷彿一群還在附中裡跳動的學生樂團
我還是得承認他們曾經對青春這回事有過很精闢的見解
後來唱到一些新歌我無法合唱的
我心中慢慢的浮現了一句話
「至少我可以承認五月天屬於台灣經典老團」
也許現在說還太早
但是我知道以後一定會是這樣的
每個人不會不知道 不會沒聽過的經典老團
如果是這樣
我可以勇敢承認自己有過五迷的身分

阿龔回來了
雖然並不能說這就代表打綠不會改變 不會成真我心理對發片的畏懼
但至少不是太多
而且阿龔當dancer會不會當得太好?
每次都看他在中提琴和keyboard中間忙碌換來換去
今天還當舞群 真是全場最有活力的人!
沒有張韶涵的藍眼睛 青峰其實也不需要台下唱女生的部份啦
我相信你自己就可以了!(逃)
我後來才恍然大悟 每次去看打綠的表演
其實就是為了看青峰用狠話虧大家
說馨儀是正man 說小威很壯
以及變成青峰老師對大家感性的精神喊話
雖然其他人也許覺得不耐煩
但是這樣去上上打綠老師們的心靈啟發課程
對我來說卻是重要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