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4

我去了高空彈跳

背對高空,倒數放手往後墜下的第一秒鐘,我才發現世界可以如此安靜。

先是漂浮了0.1秒,就像卡通裡常演的、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到懸崖盡頭踏空的搞笑人物,腳下沒有任何著力點而滯留在空中的那一瞬間,這是最接近飛翔、最平靜的一刻。接著我開始瘋狂失速,往地表掉落,恐懼才從心裡冒出,重力加速度彷彿要把你體內某種東西用力抽離,你卻完全無力抵抗,就像在遊樂園裡玩過把你甩來甩去、拋上拋下的設施所造成的效果。但是令我更恐懼的是,在掉落的過程中,有那麼一陣子我失去聽覺,周遭原本應該充斥著那一群人替我叫喊的聲音,但我的雙耳完全被由下往上襲來的風給包覆,只剩下滿滿的風聲,聽起非常低沈。我不知道是否當時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因為那段時間裡觸目所及的一切都失去顏色。

當我降到跳繩能達到的最低點,因為反作用力馬上被拉回高空,大大甩高,這是我第二次的恐懼,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將被甩到那個方位、還要晃盪多久,很無助、脆弱和絕望。當下並沒有什麼人生片段和畫面在我腦海裡閃過,唯一浮現的念頭是,我要活著,我告訴自己要睜開眼睛看著這個世界,看著旁邊的櫥窗、展示燈和看著我的人,承受身體被持續拉扯的痛苦然後心裡想「活著」

這令我想起那次湖邊跳水大失敗的經驗,當時我從甲板上長長的助跑,縱身跳下水面,湖水淹沒了我的一切,因為助跑的緣故身體不停垂直的往水底沉入,耳朵被水壓完全包覆,安靜的甚至連水流都聽不見,而我過度驚嚇來不及閉上眼睛,湖水很濁只看的見眼前一片水草綠,並且濃度越來越深。這是我沒預料到的、跳水和游泳之間懸殊的差異,因此當我意識到我正在吃水,快被湖水吞沒的時候,手腳才開始僵硬的奮力往上划,並且肯定是毫無章法的亂划,因為當下我已完全失去了所謂游泳的能力,也只是一心想著,我要活著,為活著而掙扎直到衝出水面。

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一直到後頭才放聲尖叫,可能是一開始的震撼太大,大到忘了尖叫,或者根本是叫不出聲。當然最後你還是知道自己總會安然無恙,只是很像歷險歸來,該吃碗豬腳麵線的心情。在等待升降吊索把我拉回高台的時候,我可以想像自己的姿勢一定非常狼狽、僵直的完全展露出我的害怕和倖存的感覺,那時候的我很想大吼,但只是邊喘氣邊對自己小聲的說:I'm alive!,可能還有笑著。

回想起和教練們走向高台準備彈跳,有一段11層樓高的架空貓道,腳底下是鏤空的鐵網,右手拉著緊扣欄杆的鐵鍊前進時,我才在那段時間裡快速反省著自己個性裡的莽撞,總是很快的決定要或不要,很快的說服自己辦的到或辦不到,高空彈跳是這樣、連跳水事件也是。但我沒有後悔,因為我知道只要轉身離開以後,可能會永遠扼殺了從以前到現在我對高空彈跳的躍躍欲試。雖然不是跳過這一次,我的人生從此就豁然開朗,只是「很多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以及一點點可以跳免錢的歐巴桑心態使然。

只是我下次會考慮得再久一點點了,對於高空彈跳這件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