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8

不會為我贏得機票的利物浦夢遊中


一陣涼風猛然從窗外吹進漂浮著沈睡氣息的室內,直撲到我露出棉被的臉,「哈揪!」還半夢半醒的我立刻打了個噴嚏,身體劇烈顫動,也抖掉原本在我全身遊移的瞌睡蟲,我邊揉著鼻子邊環顧四周,光線從窗外照進房間一角,落在地板上的光影給人很祥和的感覺,當我沈浸在早晨的喜悅裡時,卻感到有一點奇怪,仔細一看所有的家具包括牆壁和地板,通通變成了木頭材質,而我前一晚睡前還在唸的書,居然消失了!

「咦!這裡是哪裡!?」我開始感到慌張,起身看看自己的身上,穿的居然不是那件米老鼠睡衣,而是繡滿蕾絲的粉色絲質睡袍,還戴著一頂誇張的大睡帽,連剛剛躺著的枕頭,也有鑲著金黃色流蘇,根本不是我慣用的那一顆啊!

「媽呀!這誰家呀!」我感到一陣焦慮,抱著頭拼命回想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今天會置身在這樣奇怪的空間?我把頭探出窗外,才知道自己大約身在三層樓高的小閣樓裡,外面是一條小小街道,人行道上鋪著紅磚,還種滿細瘦的行道樹,沒什麼人影,只看到一台腳踏車經過,卻完全不是我熟悉的風景。我看向房間底的那一扇木門,心想著:「該怎麼辦呢?該不該開門看看?」正當我還在思索對策時,一陣咖啡香味伴隨著腳步聲向我靠近,「有人來了!」我緊張得在房間裡來回踱步,當聲音越來越靠近,我的心也被揪緊到了極點,手緊抓睡帽,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扣扣扣!』腳步聲在門前停止了,我摀緊嘴巴,「慘了!他要進來了!」腦袋很緊張,身體卻連一點要採取防衛動作的樣子也沒有。此時門吱吱咯咯的轉動了,一個中年女人微胖的身影出現在門外,手上端著裝滿食物的托盤,仔細一看,那是一個褐髮碧眼的外國人!

這個穿著看似國外電影裡會有的鄉村媽媽,笑起來紅紅的兩頰還會誇張突起,她對我笑了笑說:『哪時候起來的?還算早啊今天!』一副早就認識我的樣子,完全不訝異我為何身在那個房間,神色自若的繼續對我說:『喏!這是你的早餐,我替你做了藍苺鬆餅唷!』放下托盤之後她慢慢往門口移動,『喔對了,吃完別忘了拿到樓下去!』我只能楞楞的點頭,等她消失在門外時,我才驚覺,她說的是流利的英文,但是我卻完全能瞭解她的意思,那上學期被當的英文成績又是怎麼一回事?我看著托盤裡的食物,微微冒著蒸汽的鬆餅,和一杯散發香味的咖啡,雙手不由自主的拿起刀叉開始吃了起來,一下子就把把英文能力為何瞬間變好的問題給遠遠拋在腦後了。

帶我酒足飯飽後,決定展開一場探險,既然那位老外媽媽都不介意我這個陌生人出現在她家,那我何必畏畏縮縮呢?於是我抓起吃得精光的杯盤,推開小木門,門口接著一段小樓梯,我邊往下走邊聞到整間木造屋子傳出的淡淡香氣,讓我的心情意外的輕鬆。屋子的二樓隔成兩間臥室,其中一間門房沒闔緊,露出一點小細縫,我經過時特別放輕腳步,沒想到還是被裡頭的男孩發現,他叫住我:『嘿,進來!』既然不能假裝聽不懂英文,我只好硬著頭皮穿著睡衣走進去,眼前看到的是一個十分凌亂的房間,裡頭能站人的地方大概不到一坪大,叫住我的男孩也是一個老外,抱著一把吉他坐在床上在練習的樣子。他伸手從散佈床上的CD堆裡撈出一張專輯,大剌剌的遞給我,說:『拿去吧!』我又是莫名其妙的接過來一看,竟然是Beatles的Abbey Road專輯,四個人列隊走過斑馬線的那張經典封面,我的眼神可能流露出過多的驚嚇,他有點懷疑說:『你之前不是說想聽聽Beatles嗎?怎麼了?』我用力搖搖頭,緊緊抓著專輯又點點頭,他對我的反應百思不解,揮揮手示意我出去,還補上一句『別忘了還啊』,雖然我真的不太想還。

當我終於走到一樓時,看到老外媽媽在壁爐前餵貓,壁爐旁擺著一張搖椅,就像小紅帽的外婆也有的那種,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的緣故,我看見壁爐裡有火焰在跳動,但現在是不需要取暖的天氣耶?

『哦~你吃完了,放在那裡吧!』老外媽媽發現我了以後,轉頭對我說。我放下杯盤之後,決定向門外移動,展開更大的探險,老外媽媽聽到我的推門聲,對著我喊:『別跑太遠喔!中午要記得回來~』我心想,如果我還記得路的話我會的。

門外的馬路是我從閣樓上看到的那一條,仍然沒什麼人影,我走在人行道上,樹蔭時而踩在我的腳下,還聽到樹梢有松鼠竄動的細微聲音,我的心情也愉悅得跳上跳下,絲毫不因為我穿著睡衣在路上遊蕩而感到害羞,好像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在馬路底端轉彎,眼前突然出現一棟橫向發展的巨大建築,用鋼鐵材質縱橫架出屋頂呈現半弧形,前面還有一塊廣場,好像把方才馬路上應該有的人潮全部吸過去了一樣,形形色色的人們往建築物裡走去。當我越靠越近時才發現。這是一個火車站名叫『Lime Street Station 』,有著可以讓火車從鏤空圓弧甬道下穿過的月台,這種火車站是只在旅遊書籍裡才看得到的呀!

我遙望著月台,遠處有一班列車正準備進站,聽著越靠越近的鳴笛聲,我突然冒出了想搭上那班列車的念頭,伸手摸了摸睡衣,連一個口袋也沒有,更別提我能拿出半毛錢來買車票了。「這下子該怎麼辦呢?」,我開始左顧右盼,旁邊行色匆匆的老外們彷彿沒看到我和這副格格不入的打扮,自顧自得往前趕路,讓我連乞討的機會也沒有。此時我瞄到查票員老外正和旁邊推行李車的老外聊天,似乎沒認真看守票口,一瞬間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突然變身為橄欖球比賽裡的四分衛,雙腳飛快的往票口內猛衝,而我的達陣位置正在緩緩進站。我死命的奔跑著,就在還差臨門一腳就衝月台的時候,有人緊緊扣住了我的上臂,阻止了我往前射門得分,我用盡氣力怎麼也掙脫不開那雙箝制我的手,帶著憤怒我開始放聲大吼:「我要上車!」並且不停對空氣拳打腳踢,然後整個世界開始搖晃、變黑......

『上什麼車啦!起床了啦!』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我下意識睜開雙眼,看見媽媽正用手抓住我的上臂猛力搖晃,我立刻挺直坐起,環顧四周,木頭閣樓不見了,身上的蕾絲睡袍不見了,只剩下米老鼠對我咧嘴笑,身後的枕頭還留著一攤未乾涸的口水。我楞楞的看著眼前的媽媽,黑髮黑眼睛,兇起來皺紋更多的典型台灣媽媽,什麼藍苺鬆餅、咖啡也全都消失了。「啊!那Beatles的CD呢?」空空如也的兩隻手,慌張的搜遍整張床,沒有任何一張CD的蹤影,只看到床頭放著一本書,是昨晚讀到一半的英國導覽手冊,攤平的書本正翻到利物浦那一頁。

唉,原來是一場虛幻的英國夢遊。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