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1

喜氣轟炸的航道上

最近收到我生平第一張喜帖,二十歲了,才知道被紅色炸彈襲擊的感覺。

人生中第一張喜帖,長的十分有趣,音婷遞給我的那瞬間還冒出「怎麼給我厚厚一疊呀」的OS,其實是很別出心裁、配合新人介於印尼和台灣兩種身分的設計。

開始思考收到喜帖這件事情的意義,一旦進入紅色炸彈的航道,也宣告著自己正朝向所謂世故的大人前進。收到喜帖對世故的大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衡量交情決定禮金該送多少,這才聽說原來有公定價位從600、1200等基本數字往上延伸。

但是好像不太對勁呢有些感覺。看著收到喜帖的其他大人在心中暗自盤算的模樣,除了金錢,對這樁喜事似乎少了點祝福和喜悅。

許久不見的新娘子變得更成熟了,為了這場婚宴,手機可是一刻也沒閑過,一直擺在心中很想問她的問題也沒辦法發問成功。

結婚好玩嗎?或者是說,幸福嗎?
眼前的她正把高科技手機裡蜜月旅行的錄影show給我看,我邊讚嘆著巴里島美麗的海岸,心中暗暗疑惑著。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