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2

還有什麼好失去

大學的第三年,第一次感受的修不足最低學分的威脅竟然如此巨大,課表根本就像一塊建築預定地剛剛開工,被拆毀的瓦舍零零落落散佈其中,而絕大部分是空洞。

好像有不少人有相同糟糕的低學分狀況,剛開學的第一周踏進教室之前,最想問的問題就是「給不給加簽?」。我們一起去探看陳慧娟老師的親職教育,原本打算使出「志願小老師換加簽機會」的秘方卻一開始就被搶走,接下來更出乎意料的老師說,開放五個加簽名額,必須上台講笑話或糗事。完全沒料到會有此一招,台下的人反應剛開始不太踴躍,第一個第二個機會很快被搶走,到後來想發言的人越來越多,我也被動得開始試圖緩慢舉手,卻突然感受到自己對公開發言的畏懼以及毫無勇氣。

最後當然五個機會沒有一個落在我們身上,老師委婉得打破加簽夢想試圖清場,我們就這樣認命離開,被自己的膽小打敗。

後來遇上曾經挑戰成功的大頭,我在下一節課又回到那間證明曾我懦弱的教室,一開始直接到老師面前表明想當小老師的意願,卻因為怕不公平而被拒絕。在靜候上課的時間裡,我開始思考一兩個小時之前遭受到的所有挫折,以及我課表中的空洞,想著想著腦袋裡突然冒出一句話:「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是啊,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現在就是最糟糕的情況,如果讓自己積極一點、勇敢一點,我所擁有的並不會再失去更多。

於是心裡不停浮現那句話、故做鎮靜地深呼吸,終於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取得上台的機會。老師一如上一節課,開放五個講笑話的名額,結果從人海中冒出的手竟然多不勝數。也許是爆炸頭的關係、也許是座位逼近的關係,老師第一個機會給了我,雖然我驚訝過頭不敢相信自己的幸運。

接下來的一分鐘,我走上台說了那個曾讓小六很開心的「愛爾康」自製冷笑話,但是台下整個沒有反應,我很開心得摸摸頭髮下台,因為觀眾的反應對這場選課戰役一點也不重要,丟掉那些自以為的矜持,才讓我獲得了什麼。

長得越大,反而越懦弱,越不敢承受壓力,很討厭這樣野心退化的自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就像一期一會的精神,讓我在掙扎不已的當下了解,勇於追求、置死地而復生 。

所以,翻手指,遇見的時候竟然充滿勇氣。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