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25

[飛行]三缺一的開始

當我們準備離開台灣的那一刻,其實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次旅程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像angelica到最後缺了離開台灣的臨門一腳。也或許是因為,旅行原本就無法被預期。

打從慌慌張張地拖著一大堆行李走出宿舍開始,似乎就注定了我們不會是悠閒的旅者。尤其是當我們誤以為錯過那班前往中正機場的巴士、而下一班巴士是隔天的五點鐘,情急之下三個女生推著行李箱在馬路上狂奔,死命的想要跑到遙遠的下一站,更慘的是跑到一半才被告知追錯車,完全脫線演出。在旅程的一開始就發生這樣荒謬的事情,我們實在應該有所警覺。

在好不容易等到的巴士上待不到一小時,中正機場第一航廈就到了,迅速得令我們傻眼,因為距離18號早上7點55的飛機還有整整7小時,這代表我們必須睡在機場一整晚。在空盪盪的機場大廳裡閑晃,和我們四目相交的只有打掃的阿桑。我們聽從好心的華航工作人員的指示想到二樓候機室休息,望著已經停駛的電扶梯,再看看腳邊沉重的行李,剛歷經一場狂奔的三人非常認命,準備深深吸一口氣爬上那挑高而陡峭的樓梯。幸好突然間我從直線思考中驚醒,連忙跑到大廳角落並發現了我們的救星──電梯!也就是說,我們差一點就在阿桑和偶爾路過空姐的注目下,徒手帶著壓死人的行李爬上那算不清的階梯。我們開始懷疑,是否購買機票的時候,我們也將腦容量給付出去了?

記不得是什麼時候在候機椅上睡著的,當我被hobbit和uru的呼喊驚醒,這才發現已經天亮了。因此我又慌慌張張的趕到大廳,這時候已經出現了人潮和熱鬧的氣氛。等候Check in的過程是漫長而緊張的,根據我上一次出國的經驗,是國小六年級到新加坡數日遊,詳情如何已經完全不復記憶。

想起小時候我曾經立志當個環遊世界的旅行家,但是在當旅行家之前,我想我必須先成為收納高手,學會如何有效的將所有物品塞進25吋的行李箱中,因為當我認清背著一台數位單眼、一台筆記型電腦是多麼悽慘的一件事情時,我已經毫無退路了。

從出境官員手中拿回護照,看著嶄新的頁面上剛蓋上的出境紀錄章墨水還尚未乾涸,這才真正意識到只要再走幾步,我們就要跟台灣說再見,並且帶著沒機會用完的新台幣飛往美國。我們的班機預定從台北起飛,先在大阪轉機再前往底特律。我們的座位是機艙倒數第二排正中間的四連座,機票上的座位號碼卻是不連貫的,原先預期會是個陌生人,但是直到班機起飛那個座位仍然保持空位,這時候hobbit語出驚人的說:「我知道了!那是angelica的位置!」屬於那個臨時無法和我們同時飛行的angelica,發現這個事實之後,望著空位而有種奇異的失落感。

從台灣到大阪只要花上兩個多鐘頭,一路上機長、座艙長的英文廣播我幾乎都聽不懂,於是不禁開始擔心起往後必須要面對各種美式英文的日子。當我們走下機艙進入Osaka機場,觸目所及的地勤人員都是只能在日劇裡看到的真實日本人,只會說日文和有點難以理解的英文,尤其是看到窗外竟然有一群日本媒體對著我們的班機攝影,雖然完全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們的確非常興奮地和Osaka機場合影留念。

在等待轉機的安全檢查時,日本空姐遞給我們一張Northwest航空的coupon,而那時候的我們還完全不知道,從那一刻起,coupon打開了這次旅程所有災難的開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