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28

[飛行]coupon人生之meeting Doug

如果你問我How's your flight?簡單一點回答就是,這是個充斥著coupon的旅程,和一堆不知道幸或不幸的巧合。

從大阪收到第一張northwest的coupon,我們毫無警覺性、只是接著進入一連串日本安檢的過程,甚至還熱衷於討論安檢人員長的非常可愛這件事。而這個長的非常可愛的日本男到最後和uru說話了,因為她的行李中疑似藏有危險物品,但是uru完全不記得有這麼一項違禁品,日本男東翻西找、反覆掃描,有股認真而努力的氣勢,到最後終於使出地毯式搜索法,這才發現是小刀和刀片惹的禍。日本男這時候終於開口用日文夾雜英文說:「這個不行要丟掉」,頓時間我有種居然聽得懂的歡喜感。

Doug是一個很高大的典型美國人,但是奇妙的是他又說得一口流利而標準的日文,在這兩種有極端互斥特性的語言裡,維持一種少見的平衡。

會認識Doug全拜旅程中第一張coupon所賜,預計下午一點半從大阪出發的班機,竟然在我們大逛Osaka日本味濃厚的免稅商店時偷偷更改到四點半,這時候我們才仔細端詳了手中那張coupon,竟然可以在機場任何商店購買美金10元以內食物,還有一些關於飛行里程數累計的優惠。

我們和另外兩位也來自台灣、目的地卻不同的女生,手持coupon,一起悠閒地來回逛商店,想辦法用最輕鬆簡單的方式花掉憑空而降的10元。而Doug這個人的善良熱心在這時候顯現出來,我們偶爾在商店轉角遇上Doug,也許是擔心我們沒有足夠現金,他便會問我們是否看上什麼商品,他可以幫忙刷卡付賬,非常照顧我們。

最後我決定用coupon帶回兩盒茶泡飯,正準備走回登機門時又遇到Doug,他告訴我起飛時間又再次延遲到五點十分,聽到這消息,我們終於開始憂慮起趕不上底特律往米瓦基的班機。在我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Doug建議我們和northwest工作人員要求新的班機安排,到最後甚至幫我們出面交涉。

還記得當Doug詢問我們”should I need to negotiate with her”時,我打從心底認為至少派個美國人用英文交談會比我們說對方聽不懂、對方說我們又不了解來的更好。但是Doug一站到空姐面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就完全令我傻眼,因為Doug用的是非常純正的日語,閉上眼睛大概會誤認為是日本男生在說話的程度。

後來好不容易搭上飛機,從大阪飛往底特律的長途班機上,我又不時看到Doug在飛機上晃來晃去,在抵達底特律的倒數幾小時他甚至坐在空服員的位置打個小盹,構成一幅奇異的畫面。篡位的行為被禁止之後,我們就在機艙的最末端開始徹夜談天,當他發現我沒有男朋友時非常驚訝,一直追問我為什麼,但我完全無法回答他,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就連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簡單解釋了也許東方人比較害羞、不善於表達情感也許是個原因,Doug就鼓勵我應該要勇於表達,並不一定要說”I like you”,而該是”I feel good when I’m being with you”的陳述事實。

在那場週遭幾乎寂靜沉睡的談話裡,我把我會的片段日文告訴Doug,他也反過來教我一些日文。那真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讓一個美國人教導台灣人日文,這就是世界村的意義嗎?


後來抵達底特律之後,因為海關湧進大批人潮,我們和Doug連再見都來不及說,就各自在進入美國的第一個機場裡悄悄分別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