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7

摘下四年憂鬱的積雨雲


伸手把積雨雲從佳佳架上摘下來的時候,手有點抖。

真正落在我手上的時候,既感覺意外的輕,又感覺莫名的沈重。


不像Goodbye sunshine拆的那樣動魄驚心,我好像肚子餓的小孩,在心裡偷偷喊:快快快...

可是把CD火速丟進電腦之後,又差點在那一刻窒息。


這張紙上有我暫時保持秘密的心得,和你們。

sorry我好像把湯腦斯畫成了花媽。(攤手)


每次面對太美好、太重視的事物,想化成文字都他媽的困難,唯恐不能盡述地只好在紙上失語。花與愛麗絲是這樣,很多很多電影是這樣。

但我不想讓積雨雲封住我的筆,因為我長大了,我是rock。


好想擦乾淨上方泥濘的積雨天空,還給它原本乾淨的顏色。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