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7

[飛行]coupon人生之新的起點

在小旅舍RAMADA睡上大約四個多鐘頭,我們又起了個大早準備搭shuttle前往Minneapolis機場,雖然不算神清氣爽,卻是近數十小時以來身心最放鬆的時候。清晨的Minneapolis街道看似剛下過雨,陽光耀眼而寧靜,城市的步調仍在緩慢甦醒。歷經多重災難後,我們在Minneapolis展開的新的一天,看到的不是什麼大浪絕壁的奇異風景,反而平靜得令人感動,這才知道平凡就是一種幸福。

我們在Minneapolis機場通過的安檢是有生以來最為嚴格的,彷彿過五關斬六將。手提電腦必須個別通過掃描、從頭到腳的搜身就算了,連鞋子都必須脫下檢查,僅穿著襪子通過探測門的情景,使我突然想起國小健康檢查的畫面,而這時候有人因為長途跋涉而出現的腳臭狀況,當下慘遭曝光。

安檢中我覺得最狠的一關是,隨身行李和身上所有物品會被一一拿來檢測是否帶有病菌或違禁物,包括很臭的鞋子也是。但並非所有通過安檢的人都必須接受這種檢查,我想是因為三個台灣女生對他們而言很明顯是外國人,因此必須被加以「細心」照料。

飛往Milwaukee的班機裡圍繞著一日之計在於晨的氣氛,機艙裡塞滿了行李,有人用電腦、有人看報紙、有人悠閒喝咖啡。最値得一提的是,坐在我右手邊靠窗置的是一個運動型帥男,他一進機艙就看見他背著登山大背包,還站在走道遞給我另一個小背包,請我幫忙放到裡面的位置上,整個動作非常帥氣而俐落。起飛之後他拿出一本看似跟登山有關的雜誌,偶爾還邊看邊笑,我不時地偷偷觀察運動型帥男,差點想算看看他睫毛有幾根、鬍渣有多長,整個帥氣的非常順眼而令人龍心大悅。

有了右邊帥男的陪伴,還有左邊星巴克老美好心借用的報紙,這趟一個多小時的飛行非常平靜而祥和的抵達Milwaukee,我們提領了從台灣漂洋過海的行李,像三隻企鵝般搖搖擺擺得走出機場。我們的旅程的下一階段是搭乘美式國光號Greyhound Bus到Houghton,原先以為巴士站和台灣一樣會設在機場附近,結果是我們錯估了什麼叫做國土寬廣,一問之下才知道要到Greyhound巴士站必須搭公車到downtown,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但也是因為這個衝擊讓我們遇見了旅程中第二個貴人Cassandra。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