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1

橙草《積雨雲》:記憶翻湧,唱出思緒的雲雨欲來

藝人:橙草 Orangegrass
專輯名稱:積雨雲 Cumulonimbus
發行:有料音樂

《積雨雲》有情緒、有壓抑、有釋放,還有很多很多製作的誠意,用細節鋪滿整張專輯,撿拾生活碎片中的聲響,嵌進歌曲意象,不時有聽起來毫不刺耳的噪音竄進耳朵、在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消失,處處驚喜。

這三人樂團成立之初所揚起的微小氣流,四年後已在高空中捲成灰濛濛的積雨雲。四年來發行過兩張EP、不間斷的現場演出持續蓄積能量,橙草首張錄音室專輯《積雨雲》預備在聽者心中掀起一場淋漓大雨。

現場表演幾乎不在中途停歇talking的橙草,也將這樣的慣性複製到專輯中,用塊狀氛圍取代曲和曲的界線。聆聽整張專輯,一如閱讀情節跌宕的小說:先是《Wonder Woods》狂飆開場,從《奔跑舞曲》延續到《Goodbye My Friends》的躍動,接著在《夜盲》倏地被一陣沈鬱覆蓋,持續鋪陳《積雨雲》後段的大雨傾盆,宣洩後轉為《杯子金魚》、《Welcome》的小品,《習題》與《透明紀錄》用蟲鳴串連著在平和與衝突間反覆交織的情緒,在終曲《捉迷藏》時復歸天晴,如嗅到雨後土壤的沃軟氣息。在首尾用了孩童天真嬉鬧的環境音前後呼應,是拉緊每一塊架構的巧思。

《And Go》應該是很多人聽橙草的起點吧。在重新編曲之後,旋律多了點動感,好像許久不見得一個老朋友,感覺熟悉、又說不上來的陌生。4AM版本和積雨雲版的《And Go》對我來說有著不同意義,因為實在難以忘懷在we are one聽見《And Go》時,湧進胸口的一股難以言說的震撼。

《夜盲》vocal異常低迷,前奏木吉他和詞意開始營造靜謐、孤立的意境,中段沙沙作響的合成雜訊,像是受潮的收音機播不出清晰,獨對自己、哼著沒有歌詞的節奏,躍然眼前的孤獨感遮蓋陽光,凝聚了下一首《積雨雲》的潮濕空氣。

《積雨雲》用越來越厚重的音牆凝聚越來低的氣壓和情緒,在吉他高音凝結的瞬間,越過承載的界線,終於化成雨水墜落地面,讓天空嗚咽的雷鳴與樂器一同嘶吼。環境音的巧妙運用讓整首歌意象強烈鮮明,令人驚豔。
以後現場表演也應該配合這樣的雷雨聲當background,雖然老天爺總是不忘替橙草準備真正的雷雨。

《杯子金魚》裝滿流洩的雨水,製造許多聽覺的漩渦,感覺迷幻、暈眩、不停旋轉,重現了這首歌的創作緣由:被酒精灌醉的混亂意識。結尾收在一個腳踩效果器的喀嚓聲,好像方才眼前模糊不清的一切,是有人背地裡導演的劇碼,喊卡之後立刻將場景收工而瞬間清醒。

《透明紀錄》是一首極端的歌,延續《習題》的蟲鳴,開頭靜謐得像某個記憶中的仲夏夜,接著卻不停在和緩與激昂的編曲間變奏轉換,突然拔高的尖音把曲子變成暴動的、混濁的、尖銳的旋律,下一秒又在穩定的節拍中漸趨平靜。結束前的合音像生出一對翅膀,一層層往美好的天際飛去。橙草的鼓,永遠是現場聽起來更震撼揪心,曾經站在台下聽《透明紀錄》前段剛落下的鼓點,就感覺眼眶溼熱。還沒從過去轉身、一切卻匆匆開始,以為記憶是透明的、卻不盡如此,我們試圖靜止時間,卻是絕不能成功的矛盾。

《捉迷藏》夾雜著孩子們嬉戲的環境音片段,「聽」他們奔跑、不顧一切的喊叫,用稚嫩帶點含糊的嗓音,從整張專輯的最前頭喊著「我就是要脫隊」,到最後大叫「站住」,並充滿疑惑地窺探大人世界「你在幹什麼呢?」用音色厚實溫暖的吉他、和緩的吟唱,簡單地勾勒出純真的樣貌、令人懷想逝去的過往。還不懂這世界的他們單純追逐快樂,成長的我們卻有意無意的追逐童年。

吉他手兼主唱克拉克乾淨的嗓音,擁有青春的稚氣誠實和強說愁的憂鬱,唱著簡短而詩化的詞句,時而搭配貝斯手阿白美聲派的和聲。橙草歌曲中純演奏的篇幅和歌詞的比例並不平衡,在交疊的聲線中vocal的留白,是留給我們兀自拼合想像與畫面的缺口。

橙草的音樂不論是噪鬱的、尖銳的、徐緩的、低喃的,總是伴隨著許多畫面,而那些畫面不全然是透過歌曲強加的,更多是來自於聽者心底、落在遺忘邊界的記憶片段,朦朧、不明確,卻因重拾而感動。你聽進的不只是音符,還有鬱積情緒所幻化的所有氣象。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