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2

楊培安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這幾句旋律要飆高多少度音,才會讓你有置身地獄的感覺?

在SBL比賽現場第一次聽到那個疑似張雨生的歌聲,唱著不像時下流行歌曲的台啤廣告歌,我一度以為是雨生很早以前的作品舊歌新用,但是最後一句歌詞竟然改唱「台灣啤酒」,現在的電腦技術該不會發達到可以複製人聲吧?於是我完全推翻了是雨生的可能。

但要不是雨生的話,那是誰?

後來才知道,是楊培安,一個雨生的歌迷,高雄的獨立音樂人。那首台啤廣告歌「我相信」,是王宏恩寫楊培安唱。還聽說,楊培安在月底準備發專輯,造型形象仍未定,但這首「我相信」卻已經引起許多人注意。

因為尚未發片,也從不曾認識他,只知道2005年的雨生祭日,台北高雄兩地分別舉辦了兩場雨生紀念演唱會,高雄的主辦人就是楊培安。我嘗試在網路上搜尋,找到了一個和他相關的聲音檔案,檔名「楊培安-死了都要愛」。

不知道是哪一個表演的現場錄音,楊培安連續唱了四段「死了都要愛」,每一段都挑戰著不同音高,最後的一段是比原唱高5個key,尖銳高亢又拉扯嘶吼的歌聲,讓我突然想起那位閹人歌手,腦海裡接著蹦入「歌劇魅影」四個字。

但我真正訝異和感動的是,不論是什麼原因,音色也好、音域也好,他的歌聲帶有一種魔力,可以讓人回憶起雨生的魔力。如果我是在現場聽楊培安的歌聲,可能會忍不住哭泣吧。

如果,他還活著,有多好。
我會這麼想。

p.s:後來去聽了信樂團的原唱版本,我發現原本的「死了都要愛」編曲和合聲都過太華麗複雜,這一首歌原有的張力被東加一點、西加一點,反而正正得負。用最樸素的唱法去詮釋一首高難度的歌曲原來是最困難的啊。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