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4

湯克白




距離上次以迷妹的心態作畫,是盧廣仲演唱會的事了,

而那時也只是隨意描摹了一隻長頸鹿。

我以為那種心理短期不會再重回,這樣專注的掏出誠意畫呀畫的事情。

最後這張仿塗鴉、不是我原有風格的圖,

被我切割成三張,在一陣慌亂之中送出了。




並且,可能再也沒有重新合體的一天。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