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9

[飛行]異世界之每日麥當勞

早在台灣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憂慮,在美國該如何適應只有油炸薯條、番茄醬漢堡、生菜莎拉和氣泡飲料的”美”食生活,除了是飲食習慣上的顛覆之外,更令人害怕的是高熱量和橫向增胖。

還記得我們搭了三個多小時的Queen boat,到達Isle Royale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一下船就遇到工作地方的人來”接船”,有manager Dick和dorm Mom Donna,更驚訝的是還有大老闆Kim。Dick一看到我們就詢問是否餓了,而我當下直覺回答「yes, a little bit」,於是Dick二話不說馬上帶我們前往員工餐廳。一路上還遇到一些工作人員,大家很熱情的微笑打招呼,我聽到很多次「We’re glad to have you!」,這句話雖然是客套話但是令人感到溫馨。

一進餐廳,裡頭已經坐了不少人,Dick向裡頭的人介紹我們四個來自台灣的女生,被整個餐廳的人注視的感覺實在非常害羞。後來Donna直接帶我們走進廚房,告訴我們如何領餐,湯、莎拉、飲料和甜點如何自助式。當我們從黑人主廚Murry那裡領到第一份在Isle Royale的食物時,四個人被大大驚嚇到,因為那是一個放滿金黃色薯條、超高夾層三明治的大餐盤,份量非常驚人,除此之外Donna還幫我們一人拿了一塊甜點,各自弄了一碗莎拉和湯,當我們終於拿完所有食物好好坐下準備開動的時候,盯著眼前滿滿的食物,我心裡開始感到後悔,真不應該跟Dick說I’m a little hungry。


但是島上的食物充足似乎是眾所皆知的,在Queen船上就有一對老夫妻告訴我們每天都可以在Isle Royale resorts吃的很飽,就連美國人自己都認為多的過度。以前在台灣,除了我之外的三個人是很尊敬食物的傢伙,每餐都盡量把所有食物吃光光,但在這裡好像完全無法貫徹愛惜食物的信念。一開始我們試圖減輕食物份量對我們造成的壓力,所以使出「一半策略」,跟廚師領餐時說過只要一半就好,但是得到的餐點往往跟一整份相去不遠。

後來我們漸漸發現,大部分美國人似乎不太在意是否會浪費食物,不太苛求自己要把食物吃光光,而我們的「一半策略」在開始工作之後也變得不太需要,我們開始習慣一整個餐盤的份量,有了勞力付出後幾乎都可以吃光。這其實不是個好消息,因為我們突然發現有漸漸變胖的趨勢,再加上聽Brian說,他第一次看到我們的時候吃的很少,但是現在看到我們卻總是吃的很多,憑著他這句話就可以見證,在食物的適應上我們其實表現良好(苦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