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9

My child-like part I

對美國人來說,我想我們都是太過幼稚了一點,不論是外表或是心理上,都多了那麼一點孩子氣。

我想所有Isle Royale的人在一開始都會懷疑我們未成年,並且因為我們偏矮的身高而相信所有台灣人都長成這樣。除了Nelly之外,原先我並不怎麼認為我們是哈比族人,但是第一次真正開始這麼認為是從Detroit機場廁所開始的,當我進入廁所準備卸下背包時,卻片尋不著可以懸吊的掛勾,抬頭往門上一看,才發現掛勾竟然在門板的高處,而且還高到我伸直了手仍然勾不太著的地步,拿個背包也困難十足真是個又氣又好笑的狀況,可不是每個過境機場的人都是被漢堡薯條養得高又大的啊。

先不說東方人普遍看起來年輕這件事情,我們才陷入一種永遠猜不著外國人年紀的瓶頸,美國年輕人永遠看起來比真實年紀成熟,但是成年人一旦老到一個境界,卻又健康的不讓人感覺真有這麼老。例如美國甜心Kara在我們心目中可是成熟的大姐,但是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只有19歲;Housekeeping的頭頭Polly雖然有一頭又白又金的頭髮,但是活動力十足,臉上也看不出太多皺紋,竟也有70歲高齡了,非常跌破我們眼鏡。

所以這三個月沒有任何艷遇這件事,就讓我歸咎於孩子氣長相吧!雖然這並不是真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