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6

Lucky charm

回台灣之後睡得最久的一個早晨
醒來以後旁邊所有床位都是空的
也許是我根本就不想孤單的醒來

終於我打開了那從Isle Royale廚房搜括而來的食物包中
跟隨我們流浪New York之後僅存的小小Lucky charm
然後我決定 吃掉她
在一個人的中秋節的早晨

還在美國的時候那裡的食物從來就沒有征服過我的胃
除了早餐之外
雖然我們總是爬不起來總是趕不上6點45分以前的熱早餐
但是我每天工作的動力卻來自於
幾片偶爾會卡在機器裡的烤土司
和種類五花八門口味眾多的cereal加牛奶

以前總是不能體會
外國電影裡麥片加牛奶的早餐究竟有什麼好吃 冷冰冰又硬梆梆
但是自從我發現了Lucky charm這種應該是替小小孩設計
造型特殊又摻雜棉花糖的麥片
在島上每一天的早晨居然開始有了希望

每天當我走進餐廳我會先抓兩片全麥吐司烤
再抓兩包cereal倒進大湯碗裡
還有一個mug的熱咖啡加牛奶
等我把cereal和咖啡放到離廚房最近的位置時
吐司應該已經躺在機器下方等我認領了

Brain曾經說
我總是會7點45分時拉開餐廳的門
Nelly則晚我5分鐘抵達
她常常看我們兩個拼命加速咀嚼
為了趕8點上班吃的很趕
仔細想想好像也真是這樣
在那短短的15分鐘早餐時間裡
我的左手邊總是坐著Brian
右手邊是得吃的比我更快速的Nelly
8點一到我們兩人就從椅子上跳起
展開背上背包衝去工作的一天

Lucky Charm 我第一個愛上的美國食物
現在我決定把她好好吃掉
甜甜的 像餅乾 七彩繽紛的棉花糖
漂浮在我其實一點也不愛的milk上
我在過多的牛奶裡撈著所剩不多的lucky charm
就像我在島上的餐桌上一樣
沒有lucky charm之後碗底剩下的牛奶我不會喝光
就像他也不會喝光一樣

吃光了最後一包lucky charm以後呢
是否代表我會失去像那段魔法時光裡的lucky 和 charming
又變回灰撲撲的小女生
就算這樣 我還是得吃掉
不知道賞味期限的lucky charm

後記:媽媽剛剛打來一通電話
而我講出第二句話時眼淚就流下來
然後對著空蕩的寢室喊
我要回家...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