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3

偶然與你相遇(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我和你和他之間

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

《偶然與你相遇》講著一群怪人的故事,卻又令人感覺他們十分平凡,像是走在在街角會偶然遇上的任何人。他們彼此間有著一兩種簡單的相互關係,她是他的前妻、他是他的弟弟、他們是不太熟悉互有利益的鄰居、而她們只是他搭訕過一次的陌生人。看完電影之後驚覺我竟記不住任何一個角色的名字,很顯然的,借用這群人彼此與各自的故事,這部電影試圖營造一個非特定的寓言,一如原文片名一樣,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以自己為中心出發,和最靠近的人之間,到所有認識或深或淺的人之間,樹枝狀蔓延展開的人生構圖,他人在你我的故事裡是他人,但在別人的故事裡我們則屬於那個他人,就是這麼實際的相對存在。

這部電影的主軸是情感議題,但不僅止於男女或女女或老少之間的愛情、友情、親情,回歸簡單而基本的眼光檢視,它說的是人際之間最純粹的互動。女主角(恕我真的記不起任何一個名字)穿上那雙象徵愛情的粉紅鞋幽幽起舞,右腳寫上的Me和左腳的You相互閃躲嬉戲、依偎靠近而後若即若離,在這個簡短的鏡頭裡作出了對人與人的最大隱喻。

面對離婚處境,試圖用自焚左手來拯救人生的他,以及平日以接送老人為業,不得志的前衛業餘藝術家的她,是片中兩個最大的非比尋常之人。在那一段賣場往停車場的人行道上,他們把這段路途喻為有彼此存在的人生,iceland是這段relationship的中繼站,太榮街則是生命終點,他們並肩而行只有短短數分鐘,卻美好得比其他人花一輩子所追尋到的更多。然而他左手繃帶包上的除了自焚的疼痛之外,還有他自己的懦弱傷口,不能勇敢的讓她走進他的故事。

但我似乎能體會他的困惑,當他在賣場和鄰居對話時,突然間抬起頭直視攝影機,卻不知是對著誰問:what were we done?當下我全然被震懾住,也許是因為他彷彿能穿透屏幕盯著觀眾的眼神,或者是因為那一句充滿疑惑的話:我們做了什麼?他就像演出到一半的舞台劇演員,突然意識到上演的一切是多麼荒謬,我幾乎以為下一秒鐘他就要中斷演出從舞台逃脫。當然他還是電影裡賣著鞋的演員,但我卻被那個有點玩弄意味的鏡頭和問題給困住許久。


在這些思想特異的人中,美術館長才是最扭曲的角色,內心過度壓抑,始終對外界維持疏離,當女主角帶著作品到美術館時,館長卻要求她郵寄到辦公室,就算在一個手臂可觸碰到的距離,也不願伸出手,看似是被過多毛遂自薦的藝術家干擾多次產生的不耐表現,實際上是她軟弱的自我保護。於是她只能轉而藉由虛擬的網路來抒發自己心中小小的叛逆念頭,化身為untitle,實現每個人心中都會有的惡魔。

於是最後男主角和女主角給了左腳和右腳相互依偎的可能性,關係既競爭又曖昧的兩個女高中生對貼佈告性騷擾的男子作出報復,小女孩和小男孩平躺在地板上勾勒著用希望之櫃拼出來的未來的家,而小小男孩終於在清晨曙光來臨之前發現了不知名聲響的真相,解開了心中長久以來的疑惑。


有時候人生缺少的只是一個恍然大悟和勇往直前的小小瞬間。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